【我與祖國共成長】回憶那些年支援的日子
-來自一位退休老職工關于支援水電項目建設的記憶

來源:機電制造安裝分局作者:黃霞飛 時間:2019-09-20 字體:[ ]

那些年的工作很累,但現在回憶起來卻感到其樂無窮,因爲那是一段難忘的歲月,那是我關于水電工作記憶深處的東西,也是我激情燃燒的青春歲月所走過的成長印記。

——題記


支援雲峰中朝水電站建設

1964年我們安裝六處30余人奉令,前去參加東北鴨綠江上的雲峰中朝水電站建設。朝鮮承擔土建大壩等設施,中國承擔廠房和機組發電設備,中國機組兩台爲50赫茲,朝鮮機組兩台爲60赫茲。

那时的我们刚安排过去时是与他们同睡一室约四十人的大通铺,刚刚分到当地的安装一处各班组里,就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。在那里参加了闸门拼装、安装,机组埋件安装,阀室和主厂房的天车安装等工作。当时在过程中发现天车铆钉到货的质量不合格,铆钉头麻坑较多,便当机立断的组成了以安装一处技师龚秀峰为首的天车铆接小组,成员共计六人。为了解决铆钉质量问题,我们利用当地县城独有的锻打设备夹板锤,自制了铆钉模具,锻制了合格的铆钉,又自制了铆钉加热油炉,即利用柴油经气压雾化喷入炉内加热铆钉,顺利地完成了三台天车铆接工作。   

那时的我在东北的一年中,遇到了两个冬天,房沿的冰溜子,要到五月份才能化完,身上穿的棉衣,冻得像一层纸,是真正体会到山海关的关内与关外气候有很大的不同,但辛苦与成就相比,忽然感觉一切都是值得的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支援兄弟單位參加青銅峽第一台機組安裝

當時水電安裝六處下設有三個隊,即鹽鍋峽、劉家峽和青銅峽機電安裝隊。1966年青銅峽水電站正忙于第一台機組安裝,處領導決定讓鹽鍋峽40余人前去支援。

青铜峡为闸墩式水电站,可装十台机组。我们一到工地,就接到为电站安装一台半门机的任务。门机的两条上游机腿是设置在坝顶轨道上,两条下游的机腿设置在尾水平台的轨道上,为十台水轮发电机组吊装作好了准备。青铜峡第一台发电机组是2号机,我们参加厂房通风管道制作、进口闸门和机组安装任务。当时发电机班钱仲義师傅正在调整机组轴线摆度,是经发电机推力头与镜板之间的绝缘垫,要多次研刮,才使发电机大轴摆度符合国家要求,才能确保机组运行时,水涡轮与水机顶盖迷宫环不碰磨。正当机组将要试运转时,1967年全国文革武斗影响到青铜峡水电站建设,工地职工也分立为两大派,堆土机横堵在大桥上,切断了左右两岸的交通,夜以继日的广播带着嘶哑的声音喊叫着,很可惜,工地就此停工了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堅持抓革命促生産

青铜峡停工后,我们支援的四十余人就回到了盐锅峡继续工作。那时我们的机电安装六处为了能更好的适应发展,始终实事求是,抓革命促生产,不断强化职工技术技能,以便更好的完成着国家装机任务。当时我们的总工程师刘锦江提出成立试运转班,这项工作的开展是为了更好的完成机组试运转工作。说干就干,在刘锦江总工的主持下,迅速在各工种班组里抽调骨干,成立了机械和电气两个试运转班,由各专业工程师集中讲课,而且机械人员也要学电气的二次回路,如自动开机、自动关机、机组系统并列、机组事故紧急停机、机组过速保护、电气主接线等回路。电气人员也要看懂机组结构及其回路接点动作与位置等。使每个运值班员,都必须做到三熟和三能,即:熟悉设备性能、熟悉图纸规程、熟悉操作运行规程;能发现设备问题、能操作维护、能事故处理。同时还进行反事故演习,为确保安装的机组一次启动成功打下了良好的基础。       

赴甘肅臨夏泄湖峽支援機組安裝

泄湖峽位于黃河劉家峽上遊的支流上,依靠水渠引水到電站的上水庫。當時機電安裝六處在鹽鍋峽完成機組安裝的同時,還支援兄弟單位和地方水電需求。

1968年處領導派我們十幾人前去泄湖峽水電站安裝一台1500千瓦的小機組。機組雖小但也是要按國標要求進行安裝和驗收的。當時在機組安裝時較爲順利,但機組在進行甩負荷時,出現了從未見過的異常情況。當時因當地電網容量較小,只好采取在上水庫利用水阻抗插入水深度,來控制甩負荷的大小。當機組在正常開機後,空載運行,待各軸承瓦溫正常和機組各部運行無異常時機組開始發電,隨著上水庫水阻抗插入深度,使控制水輪機導水葉的接力器開度緩緩增加。但不多一會,突然就聽到供水壓力鋼管發出像牛叫的巨響,導水葉接力器也隨之全關後又馬上開啓,幸好調速器的劉文臣師傅手動停了機,使機組轉危爲安,否則後果不堪設想。隨後我們檢查了上遊水庫的情況,發現造成這個原因的是一塊大冰塊堵在水渠口,影響了上水庫的水位。遂在事後派專人值班看管,確保了水渠暢通,順利地完成機組試運和並網發電任務。

支援兄弟單位參加四川龔嘴水電站首台機組安裝

1973年龔嘴電站由水電七局承擔兩台機組安裝任務,水電部還委派工作組常駐工地。爲了確保發電,部又令水電五局機電安裝隊前去支援。我們約有四十余人由成都轉乘慢車在四川金湯石站下車進入龔嘴。此時就在火車快到站前,我們就看到了電站的耀眼的燈光和刺眼的電焊弧光,一片施工繁忙景象映入眼中。

龚嘴的水电七局安装队,就是东北水电安装一处的分队。我们在中朝的云峰水电站一起工作过,不用介绍都很熟悉,由于国家困难我们虽工作了十多年但还是二级工,可他们仍要我们带班,不用技术交底就直接投入安装工作,我们知道这是对我们技术的肯定。当时每天有部工作组和七局军代表在机组安装现场值班,他们按照计划检查实际施工情况,提出整改措施。就在离第一台发电机转子安装工期只有一周时 (这是雷打不动的工期),发电机定子还未调整好,我们就把原来两班倒工作合成一班,这样可避免重复测量与检查工作,且将每天工作8小时改为14个小时,在统一安装的方法下,一气呵成,终于完成了定子的安装工作,可是连续大干了七天,最后连下班回宿舍的路都累得走不动了,但心里满满的成就感是怎样都抑制不住的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轉子安裝那天,部局領導和七局軍代表等都來到了廠房安裝間,當發電機轉子吊起要往機組方向吊運時,聽到一聲火車的鳴笛,進廠鐵路上的平板車裝載著已經預裝好的發電機上機架,被火車頭推了進來。當時工作一環扣著一環的緊迫,因著大家心中的那個共同的發電工期而變得井然有序,忙中不亂。在轉子吊裝就位後,後序的工作更緊迫,爲了搶發電,還有約一個月的工期,我們又兩班對倒,即上午8點到晚上8點,這樣的班次就感覺輕松許多,如此我們一直堅持工作到機組試運發電。過後聽到消息,七局的安裝總工因兩台機組安裝發電累到病倒。這就是當時的水電人,不計個人得失,就這樣默默無聞的爲國家水電建設不斷的奮鬥著、奉獻著。

如今,當我靜下心來,再次回想起當年的我一次又一次的奔赴在支援的水電站建設途中,回想起那些因初心和熱愛所走過的路,我的內心仍然久久無法平靜,那些歲月就像老電影般在我腦中回放,那些電站、那些事、那些我年輕時曾一起奮鬥過的戰友,爲祖國繁榮昌盛默默的奉獻自己的青春年華,因爲這就是水電人,這就是水電精神。

 




【打印】 【關閉】
浏覽次數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